農村養老調查:60歲以上人口占近1/4,養老主要依靠四方面資金來源

農村老年人口的佔比,已經全面超越城鎮。

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數據,全國鄉村60歲、65歲及以上老人的比重分別為23.81%、17.72%,比城鎮分別高出7.99、6.61個百分點。

這一顯著的差異背後,是農村人口,尤其是青年人口向城鎮轉移。中國統計年鑑顯示,2011年,我國人口的城鎮化率為51.27%,這一數字到2019年上升到60.6%。

年輕人口前往城鎮工作、生活,更多的老年人留在村裏,使他們的養老難題越發凸顯。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後瞭解到,目前農村老人的養老資金來源主要有四個:養老金(部分僅領取基礎養老金)、子女贍養、土地出租收入、打工收入。

“我之前每個月能領的養老金是120多元,每個月底去銀行領一次。”廣西一位的78歲農村老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“這個肯定不夠用,只能説補貼一下生活,買些米,買些油。我有4個子女,主要的養老來源還是靠子女。”

養老問題專家、武漢科技大學教授董登新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農村養老的問題可以分成兩塊,第一塊是農村失能失智老人的養老,這一塊是我國農村養老服務當中的一個很急迫、很重要的問題。第二塊是普通老人的養老,在基礎養老金之外,可以通過土地收入和子女贍養等來解決養老金不足的問題。

農村養老靠什麼?

我國城鄉老齡化差距明顯。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數據顯示,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達到18.7%,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達到13.5%。但是,鄉村60歲、65歲及以上老人的比重分別為23.81%、17.72%,比城鎮分別高出7.99、6.61個百分點。

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,落實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確定和正常調整機制。推進城鄉低保制度統籌發展,逐步提高特困人員供養服務質量。

此外,加強對農村留守兒童和婦女、老年人以及困境兒童的關愛服務。健全縣鄉村銜接的三級養老服務網絡,推動村級幸福院、日間照料中心等養老服務設施建設,發展農村普惠型養老服務和互助性養老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後發現,與城市居民主要依賴社保養老金相比,農村老人的養老資金來源更為多樣。

一位廣東70歲農村老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她目前一個人住,此前女兒花費9.6萬元給她購買了養老保險,每個月有1800元養老金。

“此外,我把田租給外地人,每年有1000多元收入。另外,平時女兒有剩餘的錢,也會給我一些,沒有給我就省點花。”這位農村老人表示,現在他們村裏的田基本都租給外地人種,一年400元/畝-600元/畝,並不算高。

和這位老年人相比,此前並沒有購買養老保險,只能依賴基礎養老金的農村老人,生活更為艱難一些。

上述78歲的廣西農村老年人表示,他從來沒有到城市打過工,一直都是在農村耕田、種菜、養豬、養雞,平時領取國家的基礎養老金,另外還有兒女的贍養。“兒女會給錢,不給生活還怎麼過得了,每天怎麼也要十幾元的買菜錢。他們收入比較多時每個月會給多些,要是賺得不太多,就給兩三百元。”

另一位也領取基本養老金的農村老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他今年65歲,從沒有去城市打過工,因此目前每月依靠100多元基礎養老金,以及此前做村幹部的300-400元的退休金來生活。

“我之前沒有錢買養老金,也沒了解過,因此只能領基礎養老金。”上述農村老年人表示,在養老金和退休金之外,這位農村老人還為妹妹“打工”,每個月賣水果可以獲得幾百元到上千元不等的收入。

失能老人怎麼辦?

近日,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,多地開始提升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。比如,6月底,廣西宣佈,從2021年7月1日起,廣西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從原來的每人每月121元提高至每人每月131元。65週歲以上參保人員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相應提高至每人每月136元。

山東宣佈,自2021年7月1日起,全省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,由每人每月142元提高到150元,即每人每月提高8元。

不過,一些財政較為富裕、農村老人比例較低的地方,在基礎養老金上頗為大方。因此,各地的基礎養老金差別較大。

以上海為例,從2021年1月起,該地繼續增加城鄉居保基礎養老金,每人每月增加100元。增加後,上海市城鄉居保基礎養老金標準(含中央確定的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)為每人每月1200元。

北京也宣佈,2021年1月1日起符合按月領取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基礎養老金待遇的人員,基礎養老金標準為每人每月850元。

“大部分農村的非失能老人,他們更多通過自給自足的勞作來解決糧食問題,加上子女贍養來解決養老問題。因此,農村普遍還是依靠土地等來養老,前提是不能夠失能,還能夠勞作。”董登新説,但是對於農村失能老人,如何解決他們的養老問題是當務之急。

他指出,根據調研,試行長期護理險的地方,農村失能老人的養老問題解決較好。

“以我所在的湖北為例,湖北荊門是長期護理險試點的地區,當地的農民如果出現失能失智,可以有兩個辦法來解決。第一個辦法是送到養老院,長期護理險可以每月支付2000多元到3000元,基本可以解決養老院的費用問題。另外就是可以通過培訓農村老人的親戚來照顧老人,長護險每個月給2000多元到3000元的補貼。因此,使用長期護理險來支付失能失智老人的養老費用,這是解決農村養老非常實用的政策。”董登新説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也發現,已經有一些財政充裕的地方,在農村一方面推行社區養老,一方面長護險也已經覆蓋。

比如,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政府的官網上,今年4月發佈《對區五屆人大七次會議第88號代表建議的答覆》,提出截至2020年底,奉賢區60週歲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18.73萬,佔户籍總人口的34.4%,其中城鎮户籍老年人口12.35萬,農村户籍老年人口6.38萬,老齡化形勢嚴峻。

因此,該區研究出台了《關於推進全區“青春裏”養老社區建設的方案》,探索“青春裏”養老社區模式,實現農村老年人“原居安老”,並鼓勵引入養老專業服務團隊運營養老社區,提升服務質量和效能。此外,該地還在養老社區中引入長護險、居家養老、長者照護等服務。

但是,董登新指出,目前長護險的覆蓋範圍還不夠,應該逐步實現全覆蓋。“對於沒有長護險的地方的農民,一旦失能失智,對經濟的影響是非常大的,肯定需要長護險來支付,才能度過危機。”

(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)